欢迎访问半月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关于维斯的座右铭

时间: 2019-08-29 | 来源: 半月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维斯!你踩到屎了! ----孙悟空《七龙珠》

  ●当往日的憧憬变成未来的枷锁,驱散黑夜的黎明变得遥遥无期。薇茵对维斯那种单纯的情谊是深渊中唯一的亮光,它闪烁着微弱的光芒照耀充满荆棘险阻的前路。 ----广场卡希尔《妖刀少女异闻录》

  ●崔维斯合唱团 TRAVIS
Moving 向前迈进 ----《短片》

  ●“希特勒背后的操控者,这么说没有错吧joking”
“嗯,阿道夫是个挺不错的演说家我很欣赏这样的人才,他的演讲能让日耳曼民族民族都燃起了战斗的热情,这不是正适合进行我的实验了吗。”
“实验!?千万别拍着胸脯跟我说你挑起世界战争是为了考验什么人心和人类生存的价值这样子鬼话,
我需要一个的理由!一个正常人的理由!”他将单词用字母一字一顿的吼出,眼角泪水不断涌出,带着在奥斯维斯冤魂的愤怒,带着逝去的犹太人的那种凄凉。
尽管,joking轻佻着嘴角将双手摊开,一股子不关我事的架势。活像市井的无赖。
“这个你可以去找阿明?侯赛因理论啊,这都是他起的头。”
一直以来他都把这项罪行强行推给阿明?侯赛因不知是为了逃避罪责还是为了减少那一丝丝罪恶感

  ●贾维斯,在我们学会走之前,要先学会跑! ----《钢铁侠》

  ●传说在斯维斯约徳北部高地上有一块巨石,它高一百英里,宽一百英里,每隔千年,都会有一只小鸟飞来这里打磨自己的喙尖,直到巨石都被它磨没了,永恒的时针只转了一圈而已
第一章 永恒一天人间亿年 ----房龙《人类的故事》

  ●当英国航海家兼探险家约翰·戴维斯在1595年将反向高度观测仪(Backstaff)用于导航时,水手马上表示热烈的欢迎,并称颂它是对旧式直角仪进行的一项伟大创新。原来的观测仪要求人们直接迎着耀眼的阳光,以测量太阳相对于地平线的高度,而对眼睛的有限保护措施,也只不过是将仪器的视孔玻璃涂黑而已。以这种方式进行观测,要不了几年就足以毁掉人的视力。可是又不得不观测。 ----戴瓦·索贝尔《经度》

  ●金妮在火鸡腿上咬了一大口,告诉自己,她走她的阳关道,金妮?维斯莱,你去走另一条阳关道。 ----打酱油而已《hp和玛丽苏开玩笑》

  ●谁从我童年的窗口走过

帕尔·拉格克维斯特

谁从我童年的窗口走过,
在窗上哈气;
谁在我童年没有星光的深夜
从我窗口走过?

他用手指,用手指的温柔
在玻璃上,在水气蒙蒙的玻璃上
划一个符号,
然后沉思着离去。
永恒地
把我弃置在世上。

我该怎样破译这符号,
一个由他的呼吸留下的符号。
它停留了片刻,没等我理解便悄然消失。
永恒的永恒啊,却来不及破译这一符号!

我早晨醒来时,玻璃窗十分净洁,
我看到的依旧是昨天的世界,
但它的一切使我感到陌生。
我站在窗前心里充满了孤独和不安。

是谁走过我的窗口 ----帕尔·拉格克维斯特

  ●野生动物学家西尔维斯特·索罗拉认为,生活中每件事的发生都为人们提供了一个选择爱、克服畏惧的机会。生活中一切美好的事情都是由于选择了爱的结果。我所说的爱指的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欢乐、希望和对精神上的追求持认可态度。属于畏惧的情绪有:觉得自己不够好,自己的功劳不够大,社会告诉你成就来自获得物质的东西。但是,在内心深处你认识到生活的意义不止于此,而这种渴望就是对爱的渴望。 ----米兰昆德拉

  ●圣基茨和尼维斯,每届奥运会的开幕式,会让大家再次学习一下地理。 ----白岩松《里约奥运会》

  ●“这是一种很流行的商品,销路很好。”本·巴德对我说,“已经13年了,价格仍然没有跌。好莱坞的第一个叛逆者是蒙哥马利·克利夫特。”
所有那些在最近几年内出了名的30岁以下的演员,从白兰度到詹姆斯·迪恩,从安东尼·博金斯到埃尔维斯·普雷斯利,都受到这个古怪人物的影响。也许他是好莱坞50年来最古怪、最不可理解的一个人。蒙哥马利·克利夫特为这个给他带来荣耀的城市所带来的唯一情感就是没有道理的、难以弥补的恨。另外,他并不住在好莱坞,他生活在纽约,那是一套靠近东64街的房子,具体地址只有十来个人知道,其中包括他非常在意的两个女人,一个是伊丽莎白·泰勒,一个是52岁的利比·霍尔曼,他称她为“我的固定的姑娘”。 ----法拉奇《好莱坞的七宗罪》

  ●Aimer et être aimé, c'est sentir le soleil des deux c?tés.
爱与被爱,两边阳光明媚。
- David Viscott 维斯高特– ----维斯高特《网络名言集》

  ●“不用。”一直没开口的桑菡忽然说,示意焦磊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拿过来,道,“我应该有一些相关资料。”

桑国庭脸色都变了:“夭寿了,你个衰仔又黑国安局?老子说过多少回……”

“黑国安干什么?”桑菡打断他,道,“这种事黑白宫不是知道得更确切吗?”

桑国庭摇摇欲坠:“扑街……你还黑白宫……”

李维斯赶紧扶住局座:“局座您冷静。”

桑菡嘴角忍不住一勾,道:“安心啦老豆,不是我黑的,是美国那边的黑客做的,上次红黑大战我顺手拷贝了一份对方的私藏,里面恰好有这座监狱的资料啦。”

桑国庭一颗心跟坐了过山车似的,手指点了儿子好几下才道:“莫作死啊仔!” ----绝世猫痞《前夫高能》

  ●在绚烂的生命之花凋零的最后一刻,倒在血泊中的诺姆仍凝视着维斯的面庞。
有那么一刻,诺姆与蓝鲸一同观赏着繁星占据的夜空与青郁的草原,斑驳的月光洒落在两人足下,点点星辰照耀着前方的石子路。诺姆始终信任着维斯淳朴善良的天性,相信她的未来是不可估量的。 ----广场卡希尔《妖刀少女异闻录》

  ●接着她坐在电脑前瞪着布隆维斯特的信许久,内心充满矛盾。在此刻之前,她始终是孤军对抗全瑞典,这个等式简单明了、绝不复杂。如今却突然出现一个盟友,或至少是个潜在的盟友,自称相信她的清白。当然了,这也是全瑞典唯一一个她无论如何都不想再见到的男人。她叹了口气。布隆维斯特仍一如往常是个天真而不切实际的慈善家。打从十岁起,萨兰德便不再是清白的人。
没有人是清白的。只不过有不同程度的责任罢了。 ----斯蒂格·拉森《玩火的女孩》

文章标题: 关于维斯的座右铭
文章地址: /article-95-222143-0.html
文章标签:座右铭  于维

[关于维斯的座右铭]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