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半月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我杀回头,让心机女自掘坟墓

时间: 2019-02-05 | 作者:贰瓶子 | 来源: 半月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贰 瓶 子让我陪你很久很久这篇是昨天《好兄弟邀我“搞定”他老婆》的续集,没看过上篇的宝宝,别忘了戳链接补课哦~

  文/杏有南枝

1

  在张家父母为张峰的事情焦急奔走之时,我来到张家,却听见一阵诡异的笑声。接着,文婷端着茶和一些小零食出来,和我打招呼,貌似已经恢复了正常。

  “你是装疯的?”我站在张家门口,直截了当地询问文婷。

  张家父母都在外面想要托关系找人救儿子,家里就剩我和文婷两个人,她也不必隐瞒什么了。

  “装疯?不是说我被鬼魅住了吗?现在鬼走了,我自然好了啊。”

  面对我的质问,文婷表现得很平淡,甚至抓了一颗本来是想要端给我的花生糖嚼了起来,没有任何难过的样子。

  “人在做,天在看!你这样会遭报应的!”我不知道文婷口中的那个“鬼”是说她的渣前任,还是说爱她甚过爱自己的张峰。借张峰的手除去前男友才是文婷的真正目的吧?所以她才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戏。

  装疯卖傻,甚至是不惜自残。仔细想想,那只剥了皮的死猫很可能也是文婷自己准备的。她事先把它藏在了草垛里,所以才能够在大晚上,周围一片漆黑的情况下,准确无误地找到,并抱在怀中,继续骗我们。

  一个女人的心竟能这么狠毒,张峰对她的好就连我一个外人都看在眼里啊。

  张家条件一般,可张峰可从来都没有苦着文婷。衣服包包化妆品一样没少,他还收了贪玩的脾性,跟在木匠后面学手艺,村里其他人都说,张峰打的家具是越来越好了。

  他私底下跟我说过,他的梦想就是开个小家具店,和文婷一块儿好好过日子,他会努力创造幸福生活,不会让文婷后悔嫁给他的。

  可文婷都做了什么?她利用张峰对她的爱,让他成为了刽子手!她是安全了,但张家就这么一个儿子,她让张峰以后怎么办?让他父母以后怎么办?

  杀人可不是什么轻罪,就算张峰没判到死刑,在牢里几十年可能也没跑,她这是毁了人一家啊!

  “周远,你说报应?”文婷冷哼一声,放下花生糖,就站在张家大院里,当着我的面脱起衣服来。

  我连忙捂住眼睛:“你,你干嘛?”

  “你看看!要是真有报应的话,那报应也不应该落到我身上!”

  在文婷的怒喝下,我放下手,看向她。她整个上身青青紫紫,有新旧不少伤痕,我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张峰是爱我,可他也打我啊!只要有个男的看我一眼,晚上他就打我,打完之后他又哭着下跪让我原谅他,你让我怎么受得了!”

  文婷喊完之后又冷静下来,她轻叹一口气,将上衣慢慢穿上,继续道:“我也想和他好好过日子,可我被打怕了,你不知道那有多疼。

  正巧,我前面那男人被放出来了,威胁我不和他走,就把我怀过孕的事告诉张峰。张峰知道了肯定会打死我的,他真的做得出来的,他打我的时候就和疯了一样,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更听不进去任何解释……”

  文婷说到这里哽咽了一下,眼泪哗哗往下掉,她抬起袖子胡乱抹了一把,继续道,

  “周远,我知道你和张峰不一样,你聪明,上过大学,所以我也不打算瞒你。对,这些事都是我自己做的,我装成疯子,骗张峰杀了人,你要是想去告发我,就去吧。”

2

  也许是因为那天文婷哭的样子实在让人心疼。

  更也许是因为我不想再让张峰受到别人的指责,他之前就因为不务正业被村里人笑话多年,要是再传出去家暴,指不定还要被说成什么样呢。

  事已至此,我就算是跟警察告发文婷又有什么用呢?人是张峰杀的,又不是文婷,她也是个可怜的女孩子,本来逃脱之前那个男人,就已经不容易了,后来终于结了婚,在别人看来对她那么好的丈夫居然还家暴她。

  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张峰从小就浑,大架小架不断,可他没打过女孩子啊。

  我实在无法相信。可那天文婷身上的伤痕就那样毫无遮掩地展现在我面前,那也是事实。

  张峰或许……是真的太爱文婷了吧?他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他知道,他可能也觉得自己是配不上文婷的,我猜测,也许正是这份自卑让张峰想要控制文婷,所以就像文婷说的那样,只要别的男人看她一眼,张峰就会嫉妒。

  这么想的话,他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是咎由自取。

  所以,警察来询问我情况时,我隐瞒下了所有事,文婷依旧是众人眼中那个温柔贤淑的姑娘。

  村里人认为,文婷是因为被前男友骚扰,受了刺激才发疯,现在张峰被抓走了,她再次受了刺激,反而清醒过来了。他们还说张家肯定招惹了什么,非要带走一个谁,才会安宁下来。

  我不知道张家有此一劫是不是注定的,只是我心里愧疚,都不敢看张家父母的脸。我不怨恨文婷,我只怨自己,要是我不去文婷老家调查这些事,那张峰就不会受我误导去杀人了。

  没过多久,张峰的判决下来,死刑。

  张家父母哭碎了心,我劝他们好好照顾身体后,就丢了全部积蓄给我爸,让他记得照应他们一些。张峰是我的好兄弟,他爸妈就是我爸妈,我代替他尽一点孝心也是应该的。

  而我,则跟老爸商量着,放弃了驱鬼神的祖业,来到大城市踏踏实实地找工作。

  我想我爸有句话是对的,人要有对鬼神的敬畏感,才会对自己的恶念有所顾忌,但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人信奉鬼神了,人做了恶事,不会再害怕有报应,他们要的只是自己能够平安无事地活下去。

  克制邪念的,不应该是鬼神,而是法律,是人心。

  在外面数年,我有了当中学老师的稳定工作,也有了一个相知相交的妻子,还有了一群关系要好的同事。除了每个月都寄钱回老家外,我不再提起关于那儿的任何事。妻子胆小,看个恐怖片都吓得哇哇叫,她并不知道我人生的前三十多年,都在和鬼神打交道。

  我爸千里迢迢地来见过我几次,问我还回家吗?我摇摇头,暂时不回了。

  回到那个地方,我就会不由得想起张峰,想起当年发生的那些事儿。

  老爸告诉我,张家二老现在情况还好,家里还养了条土狗陪着。文婷在张峰去世后没多久就改嫁了,听说跟了个有钱人。现在打扮得很妖气,和以前大不同了。

  我没做声,文婷现在怎么样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难道还指望她给张峰守寡不成?

3

  让我决定再次回老家的契机,是一次我与妻子的小逗趣。

  性格可爱的妻子即便是生气也没有生气太久,不一会儿她就拿着一大堆化妆品过来,正当我疑惑不解时,她说要在身上画许多被揍的淤青红肿。如果我再惹她,她就去我学校嚷嚷说我家暴,让我在其他老师和学生们面前颜面扫地。

  “淤青?能画得出来?”我好奇地看向她,平时只见她拿着那些玩意儿画眉啥的啊。

  “那当然了,化妆术可不是小瞧的。”

  妻子拿着笔在手背上画了几下,没过多久,一个宛若被利器割伤的伤口就出现了。

  “看,影视剧的伤口可不都是这样画的么?要不然,还给你弄个真的出来?不细看的话,是发现不了的呢。”

  妻子骄傲的话语,在我心中引起千层波澜。

  当初文婷身上的伤口,会不会也是画的?因为在隐私部位,所以我不敢细看。难道,她欺骗了我,利用我的同情心在警察面前逃了过去?

  然而,这些推论一点依据都没有。我决定回去见见张家父母,他们和张峰住一个屋子里,就隔堵墙,要是张峰真打文婷了,老俩口肯定也知道一些的。

  等我去了张家,还没来得及说明来意,张峰他妈就急切切交给我一封信,说是她整理张峰遗物的时候看见的,上面还写了我名字。她估摸着是给我的,但这些年我都没回来,她就一直留着了,现在终于能送到我手上,她心里也少了件事。

  我拆开信一看,的确是张峰那有些潦草的字迹,是他被抓前一天写的,算是交代后事了。一件是让我好好照顾他的父母,还有一件就是让我替文婷找个好人家,保证她下半辈子无忧无虑的那种。

  里面有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张峰说,他不舍得文婷伤一点点,就是破个皮都心疼得要死,一想到那男人在文婷怀孕的时候还打她,他心里的火就熄不下去。

  我反复看着这句话,觉得全身泛寒。我想,已经不需要再问张家二老什么了。真正令张峰感到愤怒的,不是文婷之前打过胎,而是那男人打文婷,这难道不足以说明一切吗?

  张峰在心中一副交代后事的口气,可见他是做好了必死的决心了。快死的人是没必要说谎的,只有活人才会说谎。

  我好气自己当初怎么轻易听信了文婷的话,还以为她真的被家暴了!张峰一直来都很信任我,我却没有选择相信他。现在他死了,可文婷那个女人却还好端端地活着。

  举头三尺有神明,可神明有时候不睁眼啊。

  就算是知道了当年的实情,也改变不了张峰已经死去的事实。我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张家二老。这么多年过去,二老丧子的悲痛终于在时光的流逝中归于平淡,我现在告诉他们,只会让两个老人更加心痛愤怒而已,结痂的伤疤,就不要再撕开了吧。

  在老家待了几天,我为张家二老置办了些家用品,还留了点钱给他们。我爸让我别担心,有他在,他一定会帮衬的。我点点头,我想,自己至少做到了张峰交代的第一件事,就是照顾好他的父母。

  至于第二件,我去找了文婷的现任丈夫陈磊。因为事先有调查,我对他的情况也比较了解。陈磊起初不相信我,以为我就是个招摇骗钱的神棍,直到我说出了文婷的胸前有一颗痣。

  那种隐秘的部位,一般人是看不到的,偏偏文婷以前为了取得我的信任,在我面前脱过衣服。

  “陈先生,我想,只是试探一下您的妻子,应该无伤大雅吧?难道您就不想要知道她以前做过什么?前夫又是怎么死的吗?”

  夫妻间的信任,就像是一条紧绷的线,不碰的话没关系,但轻轻一拉也就断了。在我的“挑拨”下,陈磊最终听从了我的建议。

  我给了他一个盒子,让他当成礼物送给文婷,要做的其实很简单,接下来就看文婷心中到底有没有鬼了。

  我在陈磊家放了一个摄像头,可以清晰看见发生的一切。

  文婷回家了,陈磊先是声音明朗地说道:“老婆,我送你个礼物。”

  文婷还以为是什么贵重首饰,欢喜地接过,打开一看,竟是一只剥了皮的死猫。不过,那并不是真的死猫,而是我让老婆快邮过来的道具。光是看的话,发现不了什么区别。

  当然了,文婷吓得花容失色,也没那个心思查看真伪了。

  “文婷,我回来了。”

  陈磊不亏是商场上打滚过来的,有条不紊地说着我教给他的台词。再看文婷,她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阿……阿磊?”

  “文婷,你不记得我了吗?”陈磊继续表演。

  “是张峰?你是张峰?……你怎么回来了?”

  透过摄像头,我都可以看见文婷裙摆下那两条纤细的腿在打颤。她以为早就摆脱了过去,除了我,没人知道她做的那些事了。现在忽然看见死猫和表现异常的丈夫,一定会误解是张峰的魂附到了陈磊身上。

  “张峰,我不是有意要害死你,你别找我!啊啊啊你别过来!是你自己笨,你要去杀人,我有什么办法。呜呜呜……张峰,我知道你对我好,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那你当初是怎么害死张峰的,说!”

  见文婷这样,陈磊知道我对他说的都是实情,也不由得愤怒起来,开始逼问文婷。此刻,文婷已被吓得神志不清了,一五一十地吐出了当年的所有事情。

  她既是借张峰的手摆脱了纠缠自己的前男友,也是借前男友除去了自己的丈夫张峰,好恢复自由身,嫁给家境富裕的陈磊。

  好一个一石二鸟。

  得知真相的陈磊找律师和文婷离了婚,而我也把装有那天所有影像的磁盘信封放到了警局的邮箱里。

  在离开老家前,我去张峰坟上倒了杯酒。

  兄弟,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了,警方收到磁盘,重新调查了当年的案件,将文婷带走了,等待她的,将是法律的严惩。你要是知道这些,会难过吗?还是会高兴一点?算了,说这些你也听不见了。

  别了,兄弟。

  (全文完)

  美瓶美物:

  天生黑底肉的大S为了变白吃尽苦头?其实美白没有这么难!

  往期好文:

  大姑姐买房,老公偷偷赞助20万

  枕头下翻出女士内裤,我把它套在闺蜜头上

  毒倒碍眼姐姐的豺狼妹

  - END -

  昨天的确很抱歉,实在太晚,来不及准备续集了,所以临时改包了300个小红包,不知道有哪些宝宝抢到了呢?

  每次发红包,都会有很多人在后台发送口令。后台发有啥用啊……是支付宝的红包啊。打开支付宝——点击红包(找不到就搜索“红包”)——输入口令(如昨晚就是:乖乖等小瓶子),然后就可以抢啦~

  好啦,一样,不管喜不喜欢,

  都要帮我多赞、留、戳一条龙哦~

  关注置顶?“贰瓶子”,让我陪你很久很久。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

文章标题: 我杀回头,让心机女自掘坟墓
文章地址: /article-95-206682-0.html
文章标签:自掘坟墓  心机  我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