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半月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忘却经年

时间: 2019-01-29 | 作者:顾清浊 | 来源: 半月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很久以前,我就是一个怪孩子。

  七岁那年,第一次读王维的诗“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我开始向往闲云野鹤,纵情山水。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 手,与子偕老”九岁那年,翻阅《诗经》,初闻情爱,初知承诺。

  小学毕业,我十二岁,老师说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梦想,有的同学说,他想当科学家,有的说想当老师,也有的说想当运动员,还记得有一个同学他说他的梦想就是当大官。那时候,心里隐隐约约有一个梦想,说不上来是什么,却又深藏心底。初二那年,老师布置了作业,很简单,很俗的作文题目“我的梦想”,大笔一挥,洋洋洒洒写下“此生所愿,得一知心人,隐于山野,采菊东篱,悠然自得”。

  “你怎么如此不知长进”,从办公室里出来,想起老师的话,冷笑一声。慢慢走回教室,问同桌她的梦想是什么,她说她想当医生。那时候,女孩说起梦想的时候,笑容很灿烂,眼里满是笑意。她又问我:“你的梦想呢?”。“隐居”清清淡淡的回了她。如今我还记得她当时的惊讶与不解,她说:“你怎么会有这种梦想呢?很……”

  “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 弹!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十四岁,本应天真烂漫的时候,我却在悲叹知音难觅。也是在十四岁,丢了诗词,丢了古集,看小妮子,易拉罐,可爱淘,郭妮,胡伟红这些人的青春校园小说,平平淡淡做了俗人。那时候班上的女同学都迷恋着飞轮海,罗志祥,棒棒堂……她们看《公主小妹》《终极三国》《黑糖玛奇朵》……可我融不进去,我不清楚这些东西,我看《萍踪侠影》《云海玉弓缘》《侠骨丹心》疯狂迷恋着梁羽生前辈。我融不进她们,而她们也不理解我,虽做了俗人,却也是孤单的俗人。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很唯美,很忧伤,如我,如此情此景。中秋的雨带着丝丝凉意,院里的月月红经了风吹雨打,置了个满地残红,觅食的燕子双双回巢。心底一直掩藏的寂寞仿佛受到牵引一般,直逼心头。自高中以来,我一直强迫自己做一个正常人,像其他人一般谈恋爱,交朋友,参加活动。直到现在,竟养成了一个习惯,除了在几个好友面前,都是见人三分笑,尽带疏离。如此不用心,难怪会寂寞。 (短篇哲理文章 )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遇到两个最重要的异性,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十六岁,我遇到了惊艳了时光的那个人。那时因太过寂寞,想要一个人陪着,只是一切出乎意料,竟未能全身而退。一个外热内冷的少女与一个温柔体贴的大男孩,一朝情动,三月心陷。本以为天作之合,却不想只是月下老人开的一个玩笑。在我懂得温柔,想要去爱的时候,他竟然抽身而退,留我一人黯然神伤。我想,或许在21世纪的浮世尘辉下,也许没有爱情,至少没有我想要的爱情。十六岁的我成了一个讽刺爱情却又向往爱情的怪人。

  十七岁生辰,初识他,灯火明灭间,他醉意微熏。一句“你好”,红霞染颊。微微失神,不由自嘲,什么时候竟会喜欢如此青涩的男孩了。那晚我没想到未来有一天自己竟也会为了这个男人不惜算计。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十八岁,初识相思,初尝相思,微苦,微甜,微酸,微辛。弃之不舍,藏之难受。向来冷情无心的自己竟然学会了习惯。习惯了把委屈藏在心里, 习惯了想他时一去无回的短信,习惯了一个人生闷气的日子,习惯了一个人在陌生的城 市想着他,习惯了每个月坐上同一列火车去 贵阳,再坐同一列火车回学校。

  “得一人心,倾一世情”。小时候的梦想如今最藏到心底划为终极目标,而我也知道那是此生再也实现不了的梦想。这么多年来,也有过很多梦想,但都忘得差不多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似大脑在自动消除一些记忆,到如今,除了高三那年的记忆,高一高二的都很模糊了,小时候的很多事也忘了。

  只是心底某个角落隐隐藏着一句话“此生所愿,得一知心人,隐于山野,采菊东篱,悠然自得”

文章标题: 忘却经年
文章地址: /article-95-203992-0.html
文章标签:经年  忘却

[忘却经年]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