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半月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四奶奶的的忆苦思甜

时间: 2019-01-28 | 作者:刘郎闻莺 | 来源: 半月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四奶奶的的忆苦思甜

   刘郎闻莺•2019年2月20日

  文革期间,中共为了更好地掌控农村力量,让广大贫下中农仇恨过去的社会和地主富农,便在农村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吃忆苦饭运动,让那些典型的贫农代表在忆苦思甜的大会上控诉旧社会之苦,怀念新社会之甜。

  某年冬天的一天,秀水地区在房连寺举行忆苦思甜大会,晚稻已经收割完毕,舞台就搭在房连寺前面的的稻田里,割去了禾秆的稻田,裸露着无数的禾茬,革委会的人用红旗插了一个方形大圈,圈内可以坐得几千人,基干民兵手握着钢枪威风凛凛地站在红旗之下,保卫着这个会场。

  人们陆陆续续来到了会场,然后席地而坐,男人们吸着烟,女人们纳着鞋底,孩子们在追逐嬉戏。只见舞台上方贴着会标:秀水公社忆苦思甜大会,舞台两边贴着一副对联,上联是: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下联是树起贫农志斗倒地主威。

  忆苦思甜大会开始了,一个革委会的干部手里拿着一个土喇叭站在舞台上领着人们呼喊口号:贫下中农紧急行动起来!不要忘记旧社会当牛做马的苦难!想一想共产党带给我们的幸福生活!

  第一个忆苦思甜的人是老贫农厚爹,他说,他在旧社会给地主做了二十年的长工,地主只给他一个月三担谷的工钱,使得他一家五口人的生活发生了困难,好说歹说,地主才又给他每年增加了60斤腊肉的工钱••••••

  有人立即在下面算出来了,做一月三担谷,一担谷120斤,一年36担谷,应该是4300多斤,我们现在在生产队做一年还没有800斤谷子,过去比现在好啊,过去一个长工养5个人,现在一个人做工只能养活两个人。

  第二个忆苦思甜的人是杨爹,杨爹是一个跛子,他上台就说,我过去的东家很喜欢逗把,他每天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说,小杨呀,谁又气了你呀,让你跳起脚来骂人。我那东家是一个蛇蝎心肠的人,也是一个笑面虎,他每天要让我吃一顿肉,这肉可不是什么新鲜肉,是腊肉,他们家里人都不喜欢吃腊肉就叫我们长工吃,不像现在,我们餐餐有地米菜吃,地米菜多好吃啊,童谣说,地米菜,蔸蔸苦,爷爷奶奶吃了烂屁股;地米菜,蔸蔸甜,爷爷奶奶吃了逗人嫌。 (感人故事 )

  听会的人笑了起来,他们窃窃私语,有人说,这哪里是忆苦思甜啊,简直就是忆甜思苦,过去的长工天天吃腊肉,如今的社员天天吃地米菜。

  轮到四奶奶发言了。

  四奶奶是松四爹的遗孀,她的眼睛早已经失去了光明,只能看见一丝丝光亮,虽然这时候才五十几岁,既不能下地做活,也不能做家务了,她在家里就是给家神里的仕安公烧一烧香,然后帮人问一问卦,听说,四奶奶在仕安公神像前的问卦是很灵验的,她问卦的时候,口中念念有词,谁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因为他们家是贫农,造反派也就不能把她怎么样。

  两个干部模样的人将四奶奶扶到了讲台的座位上,又给她对好了扩音器,四奶奶说,旧社会真是苦呀,那时候,我们一家人下半年只能吃半茴半饭,到了上半年,没有茴吃了,米又不够吃饱,只能拌一点野菜了,十天才能吃一次猪肉。

  四奶奶继续说,这还不算苦啊,你们知道最苦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那就是六0年啊!那时候,我们在公社里吃食堂,一餐三厘饭,这饭还是双蒸饭,吃到肚子里就觉得肚皮贴到了背脊上,娃娃们坐在地上唱着:肚里嘈,心里哇,吃把黄连死掉它。后来,就连双蒸饭也没得吃了,大家只能到山上去摘插公婆梢,刨栗树皮吃,吃到肚子里屙又屙不出来,我家松四爹就是那时候饿死的,我们村里还饿死了好多人,还有好多人全身浮肿得像水桶一样••••••

  革委会的干部觉得不妙了,本来是要控诉旧社会的苦,怎么就成了控诉六0年的苦呢?六0年不就是共产党领导的吗?

  革委会干部立即将四奶奶请了下来。

  四奶奶一边走一边说,我还没说完啊,我还有好多话要说呢,隔壁的义三爹就是那时候得的浮肿病,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消去,别人叫他铜脑壳,说他的脑壳放光,其实不是放光,那是病啊!

  革委会的干部扶着四奶奶一边走一边说,您这次就说到这里吧,下一次再有机会一定还要您来做报告。

  四奶奶说,好,好,你们一定要记得请我哇!

文章标题: 四奶奶的的忆苦思甜
文章地址: /article-95-203872-0.html
文章标签:忆苦思甜  奶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