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半月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暗恋我的旧时光

时间: 2019-01-26 | 作者:默T语 | 来源: 半月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绚丽的夕光柔和的铺了一地,涤然一身淡素的华赏,我想读懂夕阳的秘密,于是我把影子投在墙上,回忆随影子一点一点拉长,拂去时间的尘,直到带我回到那一年,一年……··

   在1995年1月初8雪花纷飞的夜,一声婴儿的长啼打破了夜的宁静,哭声伴着周围人的笑声驱走了小屋里的寒冷,窗外轻舞的雪花漫漫的旋着---旋着,欢迎着新生命加入多彩的世界。

   没有多久这个刚诞生的小生命便有了自己的名字,我那小学毕业的老爸挠着头想了很久很久,最后决定为我取名:郭书威,其实一直到现在我都还不明白自己的名字到底隐藏着怎样深层的含义,当然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出生给这个徘徊在温饱边缘的家庭带来过怎样的喜悦或忧愁。记得曾经常听大姑姑和小姑姑逗我说:“郭威,你是大姑姑和小姑姑的儿子知道不,当初你那个爸爸他不要你,他准备把你丢了”,可当初的我对于这段未知的冒险根本听不懂,只是一阵莫名其妙。其实我不知道是庆幸自己的幸运还是感谢那些坚持让我来到这个充满神奇世界的人,当然事情不会像大姑说的那样夸张,后来的后来我也听老爸老妈说过,那是的老爸属白手起家,对于已有两个孩子(大姐,二姐)并不宽裕的家庭来说,我的出生成了家中最大的争议,而最终的我在老妈力排万难的坚持下我来到了这个世界,可以说我从未出生就受到了老妈海一样的宠爱与关怀,原来我如此富有,可是我发现的太迟——,我拥有的幸福路人皆知,可我从未驻足。我从不抱怨上帝没有给我选择父母的权力,反之我很庆幸老爸老妈选择了我。

   从我记事起我就生活在那青瓦房下,它几乎占据了我的童年,见证了我的成长,每当下雨时,我便会站在阶沿上看着一颗一颗水珠砸落下来,渐起水花,我喜欢摊开手掌,接住水珠,砸在手上,碎了一掌,那清脆的声音敲响耳腔。在我五岁之前没有玩伴,所以我的伙伴有些特别,如:蚂蚁,蝉……··。那时的我会在地上丢几颗饭粒,然后观看蚂蚁吃力而显笨着的搬运,就这样我也会感到莫大的乐趣,乐于其中,累了,困了,就地一躺就睡着了,老爸老妈发现我时我身上爬满了蚂蚁。也许是觉得我太孤独了,不知老爸从哪里带回一只小狗,从此它便闯进了我的童年,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我快乐的一部分,成了我就好的玩伴和朋友,我会带它一起满地打滚,满地爬着学小狗汪汪叫!和它说话,玩耍,甚至背着老爸老妈偷偷的抱着它睡觉,当然代价是被虱子咬的满身疮,吃饭时我会把碗里的饭偷偷分它一半,它陪伴了我几年我也忘了,总之我很快乐,渐渐的忘记了那些蚂蚁朋友,不过给我记忆最深刻的还是它曾经咬过我,那时的它怀了小宝宝,可我并不理解它,为什么突然变的安静,不爱动整天懒洋洋的,那天我见它在桌子底下于是我也钻桌子下去逗它,也许是它心情不好,也许是生气了吧!它咬了我一口,但幸运的是只擦伤了一点皮,(这里批评下小花那家伙,我家的狗都没有你咬人狠),可我真的吓坏了,第一次见它那么凶,我吓哭了,老爸跑来很凶的把它敢了出去,然后带我去村里半吊吊医生(就是没有医师证略懂略懂自学一点皮毛的家伙)哪里看,结果只是简单的消消毒,一张创可贴给解决了,说实话我真担心某一天会不会狂犬病发作,其实我一点也没有怪过它,只是自己不再了解它了,后来老爸气消了,它也回来了,也许是心里愧疚它总会用头蹭我。我忘了它是什么时候死的,只知道是吃到药了,我曾因为它的死而伤心好久,因为我觉得自己失去了一个陪伴自己多年的朋友,至少它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走进我的童年的,带来哪些只有我能读懂的快乐,你走,我铭记,留一段不被时光抹去的回忆,一个与别人不一样的童年!

   记得小时候的我说话爱闹笑话,我把吃饱了说成没吃饱,吃不完说成吃完了之类的反话。

   记得小时候的我差点闯祸把房子烧了,老妈批评我时我泪眼汪汪的感到委屈 (爱情故事大全 )

   还是在某个夏,在爷爷的带领下让我接触到了一个未知的新世界,哪里有绚丽的霓虹 ,高高华丽的大楼房,让我惊讶,我还认识了大我一个月的哥哥,看见了装人的盒子(电视),知道有个大乐园游乐场,看见了会飞的房子(飞机),我开始带着高度的热情和好奇打量这个初次触摸的未知世界,我有些痴迷,觉得自己到了梦幻般的王国,童话般的世界,淡忘了农村泥土的气息,我把一切不能理解的和不可认知的归功于神奇的魔法,我的伙伴也不再是大自然的泥土和动物,我开始与同龄伙伴接触,我学会了普通话,总之这个世界中我很快的适应并迎合它,因为我觉得它有太多的不可思议,我发现我有太多的为什么想问,可是没有人给我想要的答案,后来的才知道它不是梦幻王国,也不是童话,它只是中国众多城市中的一个,那时的人们叫它“大庸”也就是现在的张家界。不清楚自己到底待了多久,总之离开的时候我没有不舍与依恋,相反我希望快点回家,好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有觉得不可思议,自己学到的告诉自己的伙伴。当车驶出这座处处充满神奇的小城时,我回头看了一眼,一个念头闪现脑海我还会回来!

   回到家我闻到了久违的泥土气息,又拥入了大地的怀抱,我把自己带的玩具拿出来炫耀,自己仿佛一个游历多年的游子说着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又回到从前一样那个平淡,朴实,简单的生活 。只是满口的普通话让我成为了别人眼中的笑柄,于是我又改说方言,直到忘了普通话。而我又是一个人,蹲在地上看着蚂蚁搬运食物的长队,只是自己没有了以前那样的趣味,我开始明白些什么,那个梦一般存在的地方不是自己可以触摸的!

   第二次出远门是老爸带三岁的我去武汉, 那次外出差点改写我的人生,或许已经有点改变了吧!使我有了新的认知。因为车在中途休息,老爸要去买饭,千叮万嘱要我乖乖待车上等他回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等的有点焦急,渐渐地转为不安,不安后成为恐慌,突然感到害怕,没有了依靠的安全感,我开始叫唤着越叫唤越害怕,满车的陌生人使我不知所措,最终我还是大哭了起来,并向车外走去,但我的哭声对于别人而言仿若无闻,没人安慰我,也没人拉我,车外陌生的世界和黑暗使我更加恐慌,正当我要走远时,以为邻坐阿姨把我拉住了,我使劲的挣扎并大喊大叫,最后老爸总算是回来了,我把好心阿姨当人贩子了,这次使我懵懂的感到未知的陌生中有未知的可怕,不是我一个人可以面对的,繁华的背后没有我想要的淳朴,简单,快乐。到武汉时依然是绚丽的霓虹与高大华丽的大楼,车水马龙,人流,可我却感到一阵熟悉的陌生,一切的神奇与好奇都被莫名的恐慌打碎!

   暮雨青春(二)小学——初成长

   以前的以前别人见我总说我很白,上帝是不会平白无故给人特权的,当然我也一样,总是需要有原因的,其实呢!我小时候得过一种病(什么病我不知道),全身长疮,特别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晒太阳,不然后果很严重,记得那时老爸用揉碎的萝卜叶子用力的给我擦身子,擦的身上火辣辣的特难受,后来又买了一种药泡澡,早中晚三次(所以后来我不喜欢下河 和去游泳池洗澡),还得每天打针依然是早中晚三次,第一次打针是被老爸硬按着打的,后来的后来我是主动去打的,因为自己打麻木了,没感觉了!我也忘了是什么时候好的!

   在我五岁的时候,我走上了一条漫长而又艰辛的路,我背起了书包,走进了我的第一个学校,第一个班级。但我对于这一切显得极不适应 生疏,漠然。说起学习我是一塌糊涂,我讨厌四面的墙壁,我讨厌复杂的算术(虽然没上十位数),我讨厌那些做不完的功课和作业,它剥夺的我所有玩乐的时间,我感觉自己的生活受到了干扰,我失去了原有的自由,老师把我们像动物一样圈养着,我一直相信父母是自己的第一任老师,而老师是我的驯兽师,他像个可恨的地主一样剥夺了我一切的权力,奴役着我,他总是面带笑容,手挥皮鞭,终于有一天我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如是我以自己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我秘密的策划了自己的革命,那一天我逃了一天课,没有去上学,结果自己的反抗受到老爸凶狠的镇压,老爸用他的粗暴的方式告诉我,我表达不满的方式是错误的,而萌芽在我心中星星之火的革命种子也被掐灭。那次老爸对我的胖揍是最厉害的一次,所以我害怕了!于是我在我心里第一次有了一个很邪恶的想法,我狠狠的诅咒所有的老师去死,但我不得不承认老爸的胖揍创造了一个奇迹,从那以后直到初中毕业我不曾缺过一堂课,请过一次假!

   (未完待续)

文章标题: 暗恋我的旧时光
文章地址: /article-95-203222-0.html
文章标签:暗恋  时光

[暗恋我的旧时光]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