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半月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警察保护杀人犯?这部悬疑片是你新年必看第一部

时间: 2019-01-24 | 作者:虹膜 | 来源: 半月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文 |闵思嘉

最近几年的犯罪电影中,最狡诈和最善于钻法律漏洞的是哪个凶手?

我知道答案呼之欲出,那就是《看不见的客人》里的男主角嘛,他不仅杀了人,欺骗受害者的父亲,甚至在面对「律师」的时候,还一遍遍试图通过误导性叙述来掩盖事实,而且差一点点就成功了!

不过,最近这部电影(1月11日上映)里的罪犯,不管是在狡诈程度上,还是在钻法律漏洞的能力上,都远远超过他。

这部电影就是《22年后的自白》。

其实一切信息都包含在片名中了。这个罪犯的牛逼之处,是他不仅不掩盖自己的罪行,甚至还以此为荣,大张旗鼓走到公众面前兜售自己的犯罪过程,而法律,却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影片从东京的一桩连环杀人案开始,一个罪犯于1995年在东京连着杀了五个人,手法都是勒死,每次都设计让被害人的亲属亲眼看着被害人死去,警方也一直抓不到这个人。

真是个十足的恶魔。

转眼时间就到了2019年,距离他犯案已经过去了二十二年。一位名叫曾根崎雅人的男子,出版了一本《我是杀人犯》的自白书,声称自己是二十二年前连环杀人案的凶手,还说自己的目的是为了警示大众,警方无能。

曾根崎雅人

大家厌恶他,但是也更渴望看到他,更穷极猎奇地买他的书阅读,这样让影片有了一种细思极恐的暗示——在诱惑之下,大多数人对犯罪的渴望,可能远比我们想象中的强烈。

杀人犯成为网红的炒作行为显然是一种挑衅,不仅是受害者的家属恨不得上去杀了这个恶魔,当年调查案件的刑警牧村航更是。

但这个时候,警察不仅不能抓他,还得保护他不被愤怒的群众杀掉,因为罪行已经过了诉讼时效期……

刑警牧村航

早年日本法律对于罪案的追溯期是十五年,也就是说,在1995年犯案的这位凶手,等到十五年之后在法律上就没有办法被追责。不过日本政府在2019年4月27日修正了刑事诉讼法,已废除犯罪追责的时效性。

可是,这位犯人犯下最后一起杀人案的时间,刚好就是1995年的4月27日。

也就是说,在2019年4月27日新法案颁布生效之前,他刚过时效期,依照原法律不受追究,更不用说现在已经是2019年了。

而他,还真的就站了出来。

牧村航当年曾经差一点点就抓到他,但是这个失之交臂,却直接把牧村航拖进了人生的深渊。

因为惹恼了这个杀人魔,他直接把目标对准了木村航的妹妹里香,但是自从绑走里香之后,他就消失了,直到这一次的出现,里香也还是不知死活。

但到这里,还仅仅只是故事的开始而已。曾根崎雅人的书倾售一空,他本人也几乎成了网红。但就在某次他上电视做节目的时候,有一个网络匿名账号宣称自己才是真正的罪犯,还拿出了里香被绑架的视频。

失踪的里香

也就是说,片中出现了「两个」罪犯。

而这,才仅仅是片中的第一个反转而已。这个「事先张扬」的罪犯,似乎并不是真正的罪犯,而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匿名者也藏在暗处,他的真实身份,同样被影片玩出了多层次的置换。这种多次反转的观影体验,有一种超出预期的紧张感。

跟普通的罪案片或者悬疑片不同,《22年后的自白》并没有仅仅只着眼在罪案或者对罪案的侦破推理上。它在不断推进罪案悬疑感和紧张感的同时,也将自己讨论的议题,延展到了更加现实性和社会性的领域。

追诉期导致罪犯逃离法网,才是这个故事源起的根本,它的确有法理上的依据,比如怠于行使、证据湮灭、社会遗忘等等,但在现实中,它却真的会让很多嫌疑犯逃过法律的制裁。

就好比闹得鼎沸的 #Metoo 运动中,就算有多人指控凯文·史派西和史蒂文·西格尔性侵,但是因为指控中提到的案件发生时间距离现在已经过了诉讼时效,最终洛杉矶检察官做出的决定是停止调查。

凯文·史派西和史蒂文·西格尔

韩国也有不少影视表现诉讼时效的案件,在豆瓣拿下9.2分的《信号》,就直接把推动取消诉讼时效的法案,作为了剧情中的一个重要节点。

《22年后的自白》讲了一个连环杀人犯的故事,不免带上了几分猎奇和都市暗黑传奇的质感,但从诉讼时效这个主题上引发的矛盾,却让它又有了与现实的贴合度和关注社会议题的深度。

片中有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情节,受害者的家属看着曾根崎雅人畅销书封面上的大幅硬照,控诉他杀了自己父亲两次,「二十二年前一次,现在一次。」而关于她父亲的杀人自白内容,居然只有三页。说到愤恨处,她忍不住拿起旁边的笔扎向了封面上的照片,而这个时候,多年没能抓住他的警察牧村航就站在旁边。

这是个充满了讽刺性的场景,受害人家属扎向封面的那只笔,其实也就是在暗示着,二十二年前,这个罪犯是在用自己的手杀人,而二十二年后,他换成了用自己手中的笔杀人。两次都是犯罪,法律却都无法制裁他。

这是对法律的一种羞辱,更是对不够健全的法律体制的一种拷问。

更加讽刺的是,当曾根崎雅人城成为红人,不管是粉丝,还是媒体,都对他趋之若鹜,似乎完全忘了他曾经是一个结束掉了五条生命的恶魔。

这很容易让人想起来同样批判传媒机器的《电视台风云》。王牌主播霍华德因为工作和生活上的双重失意,愤怒地在节目上宣布自己即将进行自杀直播。

结果没想到这反而让连日下跌的收视率一飞冲天,他的自杀直播,也借机被运营成了电视台的王牌节目,所谓的新闻职业道德虚无缥缈,只有收视率、广告费才是货真价实的利益。

《电视台风云》

《22年后的自白》为了强化对大众传媒、娱乐至死的批判,在片中加入了很多新闻采访、节目直播、视频资料等影像,制造了极强的临场感。

另一个堪称巧妙的设计,就是连这个神秘罪犯的杀人模式,都充斥着对传媒的解构和讽刺。

插入的直播新闻

他杀人一定要拍下视频留念,这对于杀人狂来说本来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他居然还会把杀人的过程「直播」给受害者的亲属看。

这是对传媒和新闻体制的终极控诉。

探讨诉讼时效、质疑新闻传媒,让《22年后的自白》在悬疑和罪案之外,提出了对「犯罪」这个词的更深思考。

杀人犯是恨不得被千刀万剐的罪人,那失却了新闻良知的媒体,被娱乐至死裹挟的大众,不够健全的法律机制,是不是也算某种意义上的罪人?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22年后的自白》并不仅仅是一部有着多层反转的悬疑片,更是有着深刻批判性的社会派推理影片。

悬疑性和社会性的结合达到这种高度,这样的电影真的不多。

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hongmomgs

赛人的2019中国电影总结,好片和差片都出人意料

他已经是活着导演中最伟大的一个,每年仍拍一部没几个人能看懂

「六学」越是热闹,它对六小龄童的实质批评力度就越弱

杨超电影视听语言课

十大专题课程

一次电影求索之旅

用语言撬开电影的大门

杨超视听语言课

扫描二维码

进入了解更多详情

文章标题: 警察保护杀人犯?这部悬疑片是你新年必看第一部
文章地址: /article-95-201990-0.html
文章标签:杀人犯  这部  第一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