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半月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纯真年代 > 文章正文

归 途

时间: 2018-04-01 | 作者:匿名 | 来源: 半月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我的家乡位于陕西南部一个偏远落后的山村。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村里的青壮年每年都挤破脑袋到山西、陕北的煤矿去揽工,村里成了老人,妇女和儿童的驻地。近年来,出去的人更多了,相当家庭都举家外出,村里一年四季空荡荡的,难得见到个人影。

  然而,寂寞的山村在年关和春节的那几天却是十分闹热的。山村民俗十分浓厚,村子里的人每年无论身在何地、无论光景如何,除夕前都要赶回来在老屋吃一顿团圆饭的,即便那些全家外出的家庭也不例外。

  用父亲的话说,在这个山村,只有我是一个例外——春节一年又一年不回家过年。

  “回家,春节回家”,走上这个工作岗位的第一天我就下定了回家的决心。

  单位除夕前一天才放假。买好飞机票后,我急忙把回家的消息告诉了父母。“娃要回来过年啦,老伴,赶紧灌点香肠给熏起”,我听到父亲在电话那头兴奋的对母亲吩咐到。

  我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考上大学虽然在大学扩招后,不算难事,但在我们那闭塞落后的小山村,我有幸的被写进了村史。毕业三年了,我一直北京、上海、广州奔波着,换了很多份工作,体会了很多种不同的生活。直到今年10月份,我考上这个城市郊区的一家事业单位,总算彻底的安顿了下来。

  飞机票的时间是晚上11点45分。来这个城市快1年了,我第一次来这里,机场三栋航站楼大的就像三座气势宏伟的迷宫。拖着行李箱我转了许多个来回,才找到机票登机口的位置。时间刚好晚上9点,离飞机起飞的时间还有差不多三个小时,我迫不及待的进了候机室。

  候机室比火车站的候车室安静多了,一排排干净整洁的座椅上坐着零星的几个人。我贴着候机室的玻璃欣赏着机场上哪一架架等待起飞、即将起飞和正在降落的飞机。

  黑色的大幕已经完全笼罩住了整过天空,气势宏大的机场独自在夜色中孤孤单单的矗立着,飞机的起飞和降落变成了像萤火虫儿一闪一闪的点点亮光。

  一看该死的时间,才9点50分,我百无聊奈的椅子上用手机浏览起了新闻。“浙江农民工骑行大军、农民工讨薪无果步行回家过年”,一条条回家的新闻几乎同时占据了新浪、凤凰等网站的头版。新闻都没有更新,大多是我在办公室和来机场的路上浏览过的。我再一次的把目光投向了机场上斑斑驳驳的灯光。

  又一架飞机起飞了,轰鸣的声音持久的响在机场的上空。“快点飞吧!”我焦急的等待着。候机室人渐渐的多了起来,对面刚才还空荡荡的咖啡屋瞬间添了一群新的客人。

  咚…咚…咚,突然一个长相甜美,穿着时尚的女孩微笑着,径直朝自己座位的地方走了过来。

  “嗨,峰哥,峰哥”。女孩一边走一边微笑着喊到。是在叫我吗,我惊讶的朝四处瞅。

  “你是xx村的文峰哥吗?”女孩停在了我的面前。

  “是…是的…我是…你是”,我一脸茫然的望着女孩。

  “哎呀,真是你,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走,喝咖啡等去”,没等我反应过来,女孩就拽住了我的胳膊。

  “我不去了,飞机快开了,……我的箱子”,我赶忙一边拒绝的说着,一边用手去扶自己的箱子。

  “走嘛,起飞还早呢!这趟飞机常晚点”女孩边说着边把我拽到了咖啡屋门口。

  “你是?”我再一次满脸疑惑的询问到。

  “哎呀,大学生你太健忘了,不认识我们这些农民了,我们一个村的,我是阴坡杨家的杨静”,女孩有些失望和吃惊的大声说道。

  “哦…哦,你好,长高了,漂亮了…变得有些不敢认了”,我为自己刚才的眼拙有些愧疚的小声解释着。

  “女大十八变嘛,你还是没咋变,和以前一个样”,杨静一边笑嘻嘻的说着,一边把我硬拽进了咖啡屋。

  “这是我哥哥,名牌大学生呢!”杨静自豪的抱着我的胳膊向眼前一群和她岁数差不多,穿着时尚的美女们介绍到。“你哥哥?”美女们望着我们,张大了嘴巴。在得到我沉默的默许后,“快坐”,美女们几乎共同为我腾开一个他们放包的位子。

  “喝点什么?”其中一个年龄稍大的女孩微笑着对我说道,“随便喝点吧”,我窘迫的答道。

  “那来杯咖啡吧”,“服务员,来杯不加糖的咖啡”。杨静替我做出了决定。

  咖啡屋的温度比候机室要高一些,加上刚才一直被杨静拽着,我的额头和手心都渗出了汗珠。“热吗?把外套脱了吧!”,杨静边说着边要帮我脱掉外套。我赶紧用语言阻止她那已经搭在我肩上的双手,“不用,不用”,我迅速扯开拉锁,可因穿的太厚,外套的袖口又有些小的缘故,最后我还是不得不在杨静的帮助下才顺利脱掉。“谢谢,谢谢”,我一边小声说着,一边赶紧从杨静的手中抢过自己的外套。脸早已红透了,红到了脖子根,滚烫烫的,旁边一直瞅着我们的美女们,看到我窘迫的模样,都捂着嘴巴咯咯的笑出了声。

  我有意把凳子朝后挪了挪,杨静也跟着挪了挪。我们和其他叽叽喳喳的谈论的美女阵营就瞬间分了开来,形成了我们二人的独立王国。杨静似乎是为了在姐妹面前表明点什么,还有意无意地把凳子一点一点朝我这边挪,直到我们的凳子紧紧的挨在了一起。我内心就像即将燃烧的火海,脸一直滚烫着,杨静却像一只兴奋的麻雀,不停的向我描述着家乡的变化。

  飞机晚点了,直到晚上12点才起飞。我和杨静的位子本来隔得很远,但杨静却找到我旁边的男士,以我女朋友的身份请求换了座位。哪位男士开始还极不情愿的,当弄清楚换后的位子是被美女包围着时,笑呵呵的走了过去。

  飞机离开跑道后,就开始大幅度颠簸,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紧张极了。当飞机平稳飞行后,我发现自己不知从什么时间开始紧紧的抱住了杨静的胳膊,杨静的双手也搂住了我,就像一位母亲在安慰怀中受惊吓的婴儿。我急忙从杨静的怀抱中挣扎了出来,怀着歉意的表情小声说道:“不好意思,第一次坐这”,杨静带着不可思议、温柔而尴尬的表情笑了笑。
文章标题: 归 途
文章地址: /article-59-2902-0.html
文章标签:归途  家乡

[归 途]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