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半月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故事新编 > 文章正文

诗诗说她的外婆

时间: 2018-06-20 | 作者:盛世风 | 来源: 半月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诗诗,一位刚进公司的女大生,一天在窗前跟我讲她外婆的故事。她跟外婆在一起的光景可多了。可我竟一下想到台湾那首老歌《外婆的澎湖湾》。

  她小时候在外婆家吃饭,外婆教她怎样捧碗捏筷子。外婆说捧碗要稳要正,除大拇指大大咧咧以外,其它手指不要分得太开,不要像抓东西或像捧香炉;捏筷子时,用拇指食指无名指把定,伸臂夹菜时动作要优雅。

  我说,你外婆也够讲究的。诗诗大眼睛一眨一眨地:可不是呢,那时候偶尔没捏好筷子,或偶尔向菜碗的中间夹菜,外婆就伸过她筷头来敲手背;要是用餐时没坐端正,或是横下脖子去吃,或是放下碗时里面还剩一粒米饭,她也会伸过筷头来,但她没有敲我的脑壳,就那样子扬了一下手……

  我忽地想到《圣经》里的“士师与战士”。说是信徒“基练”接受圣遣,率许多以色列人去征服横行的米甸人,上帝认为他选取的战士太多,基练就循旨裁军。行军途中,上帝又提醒他再裁,并告诉他“人还是多了,你赶到前面的溪水旁去吧,你看到趴着头、横着脖子喝水的就不适为军;如果跪得端正而捧水喝的,那就是你当选的战士”。于是基练最后只选取了三百人去攻打米甸,结果大获全胜。

  诗诗哟了一声:在听吗?怎么像在想心事了哦。我说我在听哦感动了呢。可是我没有把这个故事告诉诗诗。我只是说,想把自己和父亲在一起的一件事说给诗诗听。诗诗嘴巴一抿微笑点头。

  小时候和父亲去大城里赶集,过了长江再翻过一道山梁,才到达目的地。我们在一个国营厂跟工人交换货币后,下榻于父亲的朋友家。吃午饭时,我发现饭碗里有一只米虫。我用筷子把它拣出来,父亲伸过筷头来敲我的手,那只刚夹上筷头的小米虫又重新落回碗里,我知道父亲的意思,是要我吃下那条米虫,在别人家做客要讲礼貌;可我吃着吃着又发现了一条米虫……后来在回家的路上,父亲说:在家里我没看见算你走运,在别人家做客就是吃出一颗小石子,你也只能巧妙地悄悄把它扔掉,不能让主人看到!米虫也是吃米的,煮熟了的东西有什么不能吃?吃下肚去总不会生虫子吧。

  诗诗眨巴着眼睛,赞美地说我父亲很父亲。这时我表态说不再插嘴,要她快讲她外婆的故事。她说她外婆年轻时饿过肚子、受过很多苦。那时她外公是很有名望的大财主家的少爷,外婆是乡下来的奴婢,少爷无端地爱上了她。外婆说她好怕;她来外公家服侍少爷不久,好不容易捧到一个当奴婢的饭碗,要是主人知道那事儿她就完了。再说门弟尊卑,少爷是不能爱上平民女儿的。况且当时的少爷早就说好了摇篮里的红八字,有了门当户对的亲家。

  可是不听话的少爷想方设法跟她幽会,总是求她答应嫁给他,她无法拒绝那份爱情,也不再去想相关的结果,只是一味抽泣着向少爷点头……

  我说你外婆好忠厚,她年轻时肯定也漂亮。诗诗得意地说:当然了,呵呵,你看到我就像看到我妈妈,你看到我妈妈就像看到我外婆。我笑说:嘿嘿!美丽DNA呢,连锁关系……

  可是,那时的大人们没一个同意他们的婚事,根本不可能!于是少爷和她被逼答应解约。后来,少爷仍然跟她幽会,还告诉她学习汉字读写,并拥着她说:将来一定娶她!说是他满十八岁就要偷着跑出去从军,他跟她可以互相写信,然后再回来娶她。她当时好幸福又好伤感。

  他们的结果真的是这样。少爷外公从军了,外婆回到了自家的草房。外公在临出发的前夜,跟她幽会在一个野外的空树皮屋里……

  我听着想象着,那个寂静无人的时空,真是个世间最迷人的夜晚。诗诗说:16岁的外婆回去后,天天盼着外公的来信。外公真的来信了,他说他好想她,家里大人为他从军的事气坏了。虽然内心不安,觉得对不起双亲和祖上,但他为了她必须这样做,他要她一定等他,几年之后他要让她当上军官太太;外婆也歪歪斜斜地用毛笔向外公写信,说她一定等他,说她每天都会傻傻地望他那一方天空的云。

  听到这里,我眼眶有些湿润了。似乎看到了那个社会的天空,那穿过云层的飞鸽和鸿雁……

  那时的外婆已经怀上了外公的孩子……诗诗说那孩子当然是她的舅爷子,她妈妈是隔舅爷十几年以后才生下的。她说由于战事的频繁,没想到一晃十年,他们的信都写了一箩筐。少爷外公为了那份破屋子里的爱情,真的当上了军官。十年后的一天,英俊的外公终于骑着高头大马,奔到了外婆的草屋门前,(舅爷子都已经九岁了),就抱成一团的拼命地哭……

  诗诗说着有些激动了,我也感到自己眼眶一直发热。我说诗诗,你外公外婆的爱情真像是世外的一道美丽风景。可是跟现代社会最流行的爱情反差很大啦。诗诗说是哦,现在可没几个愿意应允军人求爱的,都只知道去相“宝马”呢,也没有几个男人有那种“个性爱情”了。不过说实在的,我是男人说不定也不会去找太穷的女孩,只是我外婆的故事一直打动着我。所以,我现在都不愿答理那种不知情为何物,只知动不动就送玫瑰、向女人下跪的男人。呵呵不瞒您呢,我恋爱过,就遇过那种没男人味的男人,那样子真是傻B来着……

  我忽然觉得诗诗长得很美。那熟裼色的披到肩背的卷发,眼睫毛和小嘴唇都自然的翘,说话时那种大眼睛圆嘴巴的认真劲儿,让人看起来就像童话里刚出海的美人鱼;而因由自己生活中接触的一些男孩女孩,反又觉得像诗诗这样的女大生显得有点陌生起来。不过,诗诗外婆的故事,和我当时所想到的一切,就像一片遥远而亲切的云彩,飘过我的眼前,漫过窗外的山脊……

文章标题: 诗诗说她的外婆
文章地址: /article-57-126815-0.html

[诗诗说她的外婆]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