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半月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文章正文

热死了

时间: 2018-07-19 | 作者:之中 | 来源: 半月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气温爬升到40度以上,连平时不愿意随口说“死”字的人都直喊热死了。可不热死了嘛,那天晚上有个蚊子把我撵到蚊帐里,之后两天没见踪影,就想肯定是热死了。直到昨天晚上洗完澡坐着愣神,忽然发现一只细腿瘦身毫无精神的小蚊子落到胳膊上。才想起这两天它被热得躲到哪里凉快去了,没吃没喝地快要没命了。当然它的殒命还是我习惯性地手起掌落。呜呼,天气到底没热死的它惨死在我的手下,也是它的造化了吧!

  每个伏天都要热,每个热的季节各不相同。过去热,不以为热。小时候的夏天,我们一班10岁左右的儿童是生产队打麦场上的主力军。不是我们能干,而是大人们还要做更重要的活,而历来被认为“打场犁地,轻来薄去”的事情,当然就成了我们孩童们的了。带领我们打场的一般有一两个成年人。成年人是牵头马的,头马一般是匹调皮难训的马驹子,它在前边辗开道、带头绕开圈子,后边一串母马、骡子、毛驴组成的石滚子队伍才会不紧不慢“吱吱吜吜”地唱着艰涩的歌声往前奔。而我们,站在打麦场上的半大小子们,一个个像木棍似地在骄阳下烧烤。现在有人戏虐地做出图谱标示热天里几天变成黑人的画面,在我们那个时候是真实的场景。当年站在太阳下艰难地挪步打磕睡的画面还历历在目。要知道我们的心态是多么矛盾:怕晒又希望太阳更毒辣一些。太阳毒辣,麦子打得快,场能早点收。如果遇上天气阴晴不定、有点小雨淅沥,再加上麦场摊得太多太厚,那比晒太阳要惨得多。天刚亮开始摊麦,吃过午饭开始站在场上打碾,到天黑还拾不净“荄(麦草)”,起不了场,那真会累得举步维艰。唉,不想也罢。想起四、五十年前经历过的场景,仍然心有余悸。

  与那个岁月的生活相比,现在坐在房子里喊热死了热死了的,确属矫情。就一个热,并没有劳累,至于嘛。但现在的天热得实在不像话也是事实。据国际上认可的专家统计,几十年来,全球气温升高摄氏一度左右。可别小看这个数字,它变成现实的结果已经让人们感到可怕。咱看不到的不能妄下论断。就我小时候经常玩耍的老家的沙河来看,过去冬天一过碧草青青,常年细水潺潺;我离开十来年后就面目全非,到现在已变成碱滩,再也没有冬天的冰雪、春天的绿毯、夏天的浅水和秋天的肥鱼了。至于每到夏天叫热的情景,已成愈演愈烈之势。矫情吗?也不全是,人的体感指数在那儿放着呢!

  热已成势,挺进生活。与世上所有事情一样,当一件事情成为大众关注的问题后,它便衍生出相关的物质与精神产品。防暑降温的物质产品层出不穷,不说也罢(说也说不清)。精神方面的产品通过网络传播,俨然成为某种生态,不能说是铺天盖地,也可以说是俯拾皆是。听那首《热死了》吗?看那篇《沁园春.热》的词了吗?读到那些有趣的段子了吗?语言虽说有些夸张,可有这些东西在大热天里调剂一下,也很有意思。比如说那剂解暑良方:“想想喜欢的人,心凉半截;想想自己的月收入,心拔凉拔凉的;想想自己的岁数,后背嗖嗖窜凉风!我试了一下,刚刚又查询了一下银行卡,然后我默默盖上被子,把电热毯打开了……”笑话虽然是笑话,也有一些道理在其中。比如我想到岁数,虽然没有凉风嗖嗖,倒不感到太热了。

  解热最有效的途径还是凉爽,怎么能做到呢?古人讲,心静自然凉,这是强调了心态对人生理的调节与影响作用。但是人毕竟是个客观物体,气温在一定环境下毕竟发挥着作用,单靠心境,恐怕有限。所以古人也喜欢到有山有水有草有绿的地方去避暑。清朝皇帝为了避暑,在河北承德留下了一座避暑山庄。国民时期,庐山成为政要们夏日必去的地方。秦皇岛是解放后中央领导夏天集中办公的地方,那里的夏天有浪踏,有海风吹,大体不错。要说,担负国家领导重任的领导人找一些适宜生活的地方住住,无可厚非;但上行下效成为风气,以至影响到社会风气,就成腐败毒瘤。我去过秦皇岛几次,朋友陪我游览时介绍,海边好些的景地,都被中央国家机关、国有大型企业占据修建的疗养院招待所。当时没有讲清除腐败,现在看来,就那一个地方都那么厉害,翻开全国好景色的地图,不知道有多少那样的东西,耗费了多少人民的血汗,造成多少浪费!幸得新一届中央领导班子明察秋毫,开始整治各种违规问题,使国家事业终回正轨。我想,在这个大热天里肯定有些人的心里凉凉的:那些被反贪风暴吹落下马的人,那些无视党纪国法终于没逃出法网的人……

  热死了热死了,电风扇怨声载道,空调好几次威胁罢工,沐浴蓬头不胜其烦,各类扇子脑袋被晃得头晕眼花。热死了热死了。知了把所有愤怒发泄给夜晚,恨不得一声能把天幕撕开。白云躲得远远地不敢伸出脑袋,它忽地飘出一片试探一下便惊呼着飞跑,看出来了吧,它是个“嫌贫爱富”的家伙,如果气温爽朗,它早就不请自到好几个来回啦。麻雀们呢?它们有什么高招避暑吗?哎,人怎么能跟它们相比呢?它们有一双自由自在的翅膀,可以去天下任何地方,水上,山里,海边,一切可以降温的地方都是它们的乐园。令人想不通的倒是,明明有可以去的好地方,它们还是每天早早就在楼下嚷嚷开了。早晨有些凉爽,它们觉得这已经很不错了吗?或许,它们也画地为牢,以自己熟悉的地方为天下中心,而不愿意长途跋涉去什么好地方。人呢,人有腿,冬天往海南跑的越来越多,夏天似乎没地儿可去。一些人说,乡下很凉快。可是好些人的乡下都已不在。我的乡下虽然还在,却越来越陌生了。

  热死了!过去听人讲热死了总以为过于夸张,哪能呢,有也是印度等南亚次大陆高温四五十度地方的事情,不能到我们身边。没想到的是,前天网络上报道,山东一个产妇坐月子期间被悟着热死了。看来,人不讲科学,人不为自己的生命抗争,只听老经验、老做法还真要死人!过去每次她喊热死了的时候我都说,你就会吹牛;没想到今次我也默默喊热死了,打我从四川回来的五、六天里天天高温40度以上,这在过去是无法想见的。不能驱除,不能回避,只能直面应对。一上班紧闭窗户,每天冲几次澡,走在树阴下,少到暴晒处,调整心态,减少烦燥。还好,至目前还没出现什么大的问题。据预报,高温再维持两天就要消退,这让人觉得日子有了希望。

  细细品匝,高温高热其实也在述说一些道理。盛而衰,低而高,欢而悲。此时就有理由相信,熬过这些天,清爽的日子就在前边!也只有度过这种热死了的日子,才能更加珍惜每一个风和日丽的美好时光。

文章标题: 热死了
文章地址: /article-28-165384-0.html
文章标签:热死了  散文随笔
Top